(79)



【五十六】瀚海原始林


谈无欲寻思片刻,点头:“这个地点选得不错。北武林,群山之间,幅员辽阔,杳无人烟,是动手的好地方。”说罢又随口道,“你好像不曾问过我究竟准备如何行事?”

素还真道:“不需要。”

“哦?”

素还真一直绷紧的神色松了,一笑道:“你的本事,我还不清楚吗?问那么多,平白给你增添压力。”

“若是你一两句话就能给我增添压力,我索性改名,不叫谈无欲。”谈无欲也轻快地笑起来,“不过我确实懒得说,不问正好。”

他们相视而笑,依然有默契流转,然后谈无欲抱起怀中这个素还真,与他略一点头,就要离开。素还真忽然平伸一臂,挡住了去路,谈无欲不解,抬眼望他,就见这片刻之间,素还真眉眼已归于一片清淡。

他淡淡道:“拔剑。”

“……”谈无欲没有动作。

素还真手腕一翻,离鞘的紫虹神剑已在手中。他退后一步,手臂前移,锃亮剑尖点住谈无欲咽喉。

他重申道:“谈无欲,拔出你的剑来。”

谈无欲喉间被利锋点住,却是毫不动容,只深深凝视着他,继而垂目一笑,退开数步,将怀中的素还真平放在地上,再度站起时,太古神器也已握在手里。

他站起来,眉间眼上的淡笑尽数敛去,面色清冷,长剑平指,剑尖一点冷光,遥遥对准素还真。

天光破开晓雾,将一树雪白繁花染作灿金。素还真一身华服,金白相间,白发上束着金色莲冠,雍容中自有高洁傲岸。谈无欲黑袍翩翩,玄色轻纱随风拂动,发上流苏垂落肩头,洒脱间又见落落大方。

多年以前,他们也是这般玄黄两分,裳黑的那个却是素还真,着黄的那个反为谈无欲。天玄地黄,双分阴阳,实则他们从未真正在意过究竟谁在谁之上。

上古传说中,太阳是一个黑色的圆,被白色的太阴环于其中。阳与阴,白与黑,明与暗,在世事流转中被赋予了太多因人而生的意义,但在天地伊始之时,又何尝有过分别?

本是一体,何来对立?

素还真见谈无欲出剑,也不多话,剑花一挽:“日属阳——”

谈无欲剑尖下压,手腕上翻:“月属阴——”

素还真剑花落处,一点寒光疾射:“日月合璧诛百邪——”

谈无欲剑气弹出,接下寒芒,剑身抖动,亦是一点寒光倾出:“阴阳调配灭千魔!”

两道剑芒汇作一处,冲天而起,一条笔直的亮线直入碧空,繁花飞洒,如雪飘落。

素还真爽朗笑道:“注意来!”踏步上前,手中长剑平伸,向上一挑。谈无欲下盘沉稳,上身后仰,那剑尖擦着他下颌挑过,再矮身,剑气横扫。素还真脚下一点,腾空跃起,剑气自他足下扫过,荡起绵绵尘烟。他双手平展,如鹤飞冲天,剑光铺开,一时间漫天剑影,遮云蔽日。

“妖氛邪魅掩三光!”

素还真吟道,人在剑中,便与剑气合为一体。谈无欲眸光一闪,已知他心意,周身气势一收,凝成一道精悍剑意,足下发力,人亦如剑般冲出,太古神器挟摧枯拉朽之势指向素还真。

“一剑横云世无双!”

太古神器横空刺来,素还真含胸疾退,始终让自己保持在那递来的剑尖数寸开外。退出丈许,身形一转,紫虹神剑绞住太古神器,再发力一荡,将谈无欲连人带剑一同震开,剑光旋即剖出,自上而下,斩出一道分光裂影的气芒。

“混元动气分玄黄!”

谈无欲凌空翩转,身如飞燕,与那气芒擦身而过,再闪身,倏忽已在素还真面前。四目相对,两柄绝世神器正面交击,砰然一声脆响,火星四溅,清光冷冽。

“笑看紫电会青霜!”

素还真眼中闪过一抹笑意,旋即又转成凛冽颜色,剑气乍收还放,剑势瞬间汹涌如潮。

“出似严风摧劲草!”

只闻两剑交击声不绝于耳,叮叮咣咣,两人贴身缠斗,顷刻间已过十余招。起初只是剑与剑的碰撞,后来剑势越发挥洒开来,剑光泼洒,动如蛟龙掀涛,凤舞斜阳,正是——

“腾龙起凤天低昂!”

剑声如啸,辽远悠长,直如龙吟凤鸣。两人斗得酣畅,招来招往,式式生光。

忽然,漫天剑声都止了,两人错身而过,剑锋分错,一分之隔,并无接触。素还真站定,长剑敛芒,负于身后,周身气息沉如凝滞深渊,清风四捲,扬不起他一寸衣袍。

“收时万籁归一寂。”

谈无欲立定转身,同样负剑身后,却是袍袖一张,那被压下的万般剑气陡然爆发,化作猎猎长风,呼啸着冲向四面八方。剑气过处,草木低伏,天风肆虐,唯有他们立身这一处,宛如遗世独立般,八风不动,旷古悠然。

“星垂平野见洪荒。”

谈无欲缓缓念道。素还真唇角又是一扬,转过身来,笑看谈无欲:“明圣剑法的口诀,师弟记得熟了。”

“你也不差。”

两人所念原来是当初创下明圣剑法时,一句句对出来的口诀。合着剑意,句句对来,那名动江湖的剑法便随着每一次交剑,每一句应接,有了雏形。

明圣剑法的剑意是宏大的,剑势一起,便已意在天地。天地间,他们两两相望,那种仿似自亘古洪荒中便已存在的默契流转心底。他们心意相通,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,也知道对方想要的是什么,这苍茫天地,无尽时空,都可任他们往来驰骋,泼墨挥毫。

胸中荡起的是快意,眉间舒展的是豪情,时光似是倒回了百余年前,那时他们都年轻,风霜还没来得及染白他们的发,剑在手,剑光抖开,尽是飞纵云霄的少年意气。

多好的时光,多好的剑,多好的一双人。

终于有一丝风吹动了素还真鬓边碎发,纷纷扬扬,在他耳畔倾诉过那一段缤纷岁月。素还真笑着问道:“接下来呢,也记得么?”

谈无欲微扬下颌,眸光凝成清浅的一线,扬声道:“你记得,我自然记得。”

“好!”素还真颔首,再抬头,神采毕现,一握剑柄,长剑自身后绕出,转过一个剑花,手一松,紫虹剑径自飞旋出去。他合身迎上,并指如电,时点时拨,那剑舞作一团流光辉耀,灿如白阳。

“大巧无锋并日明!”

谈无欲旋身舞剑,衣袂飘洒,剑走轻灵,动作看似很慢,剑光流动却丝毫不慢,直如月下花开,无声清丽。

“芙蓉照雪皓月光。”

两道剑光再度交汇,这一次,却不再是斗。双剑一并,剑势相辅相成,一者璀璨,一者灵动,一经碰撞,又双双荡开无边正气。这般配合,两人都太过熟稔,这剑法的后半段一经施展,比前半段更加得心应手。攻守随时交换,阴阳尽可翻覆,没有什么是他们做不到的,没有什么是剑光不能及的。

这样的熟悉让两人都是一阵心惊,时光匆匆而过,他们已有多少年不曾如此配合?便是面对弃天帝,交剑时也只得最后一式,但这招招式式却原来早已刻入灵魂,一经唤醒,依旧信手拈来,宛如从未尘封。

心惊之后,便是了然于胸的平静,平静之中,又别有意气激荡。

“雨霁云开长空碧。”

“海晏河清大风扬!”

好一场风云际会!天风荡开层云,浩气涤净长空,世间所有阴霾、一切悲苦,在这样的剑意中似都可被一扫而空,天地间唯余一片澄明。

就在这清朗的天光之下……

“群邪辟易圣名显!”

素还真长剑斜挑,轻轻一振,剑吟澄越,似是邀约。便有一柄剑斜过,与他手中剑交并在一起,剑意交融,剑光成倍亮起,清圣之气充盈寰宇。

谈无欲淡淡一笑。

“日月同光万古长。”

剑气挥出,一树繁花被弥天剑气倒卷上天际,如一道逆行的瀑布,顷刻间便将绚烂花海铺满了天空。

素还真收剑,紫虹神剑还回鞘中,背过身去。谈无欲亦将太古神器收起,走到他身边,弯腰抱起躺在地上的人。他们再次擦肩而过,这一次,素还真没有再行拦阻,他只是说:“记住,最了解素还真剑路的人,永远只有谈无欲。”

谈无欲踏着满地落花,一低头道:“最了解谈无欲的人,也唯独素还真。”

“记得回来。”素还真笑得温柔。

没有回音,脚步声渐渐远去,每一声间隔都完全一致,那人一步步走远,每一步都走得异常坚决。素还真背对着他远去的方向,孑然而立,身形笔挺,初升的朝阳照在他身上,在地上落下清浅的投影。

他忽然很想再看一眼那远去的背影,转过身,却只见漫天繁花如雨,纷然落下,层层叠叠,遮断了视线。他什么也没能看见,独立在这花雨之中,飘扬的花瓣沾满了他的发,落了满肩。

花雨落尽,一地残瓣依旧灿然若金,古木参天,优蓝历境空空荡荡,再不闻剑声回响。


 

 

======

忙着抒情去了,好像也没怎么械斗2333


捏个明圣剑法剑诀,全句是这样的:

  

妖氛邪魅掩三光,一剑横云世无双

混元动气分玄黄,笑看紫电会青霜

 出似严风摧劲草,腾龙起凤天低昂

收时万籁归一寂,星垂平野见洪荒

 大巧无锋并日明,芙蓉照雪皓月光

雨霁云开长空碧,海晏河清大风扬

 群邪辟易圣名显,日月同光万古长

 

 好久不写打油诗,手生U_U

 

对我来说,比起各种相爱相杀虐恋情深,日月最打动我的一点始终是,

经历了风风雨雨,铅华洗尽之后,他们能够真心感谢彼此的存在。

 

我很甜的!!!

 

不过嘛,有亲切的小伙伴提醒我明天是七夕~

好的,知道了~

 


评论(35)
热度(97)
© 无问西东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