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84)

“你来迟了。”六祸苍龙面对来人道。

素还真笑着走上前来:“来得早不如来得巧,此时正好。既让六祸教主彰显了威风气度,素某也能从容登场,岂非皆大欢喜。”说着拂尘轻扫,带起清风一阵,尘封已久的仙棋岩上灰尘尽去,“六祸教主,请坐。”

六祸苍龙坐下,看了一眼面前棋盘,只见盘中棋子错落,道:“残局。”

“正是残局。”素还真也坐下,“六祸教主,下棋吗?”

“我不下残局。”六祸苍龙并未碰棋子,只道,“约在仙棋岩,可见这地方你熟悉。这盘残局年月已久,当初对弈之人,一方是你,另一方呢?”

素还真道:“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。”

六祸苍龙冷笑:“你素还真的对手,据说没几个有好下场,不知这一位现今如何?”

素还真道:“不劳挂心,好得很。”

“哦?”六祸苍龙以锐利目光打量素还真,“传闻素贤人抱恙在身,这才隐而不出,可看你模样,不似有恙。”

“传闻岂可尽信?”素还真道,“我也耳听传闻,说六祸苍龙为祸武林,威吓万教,请问,这般传闻可信吗?”

“哈,的确不可尽信,却也不算不实。”六祸苍龙道,“素贤人可还记得当初不老城中,答应过我什么吗?”

素还真略作回忆之态,少顷才道:“十年前的事,原谅素某记忆有些模糊。说的可是六祸教主问我是否愿意让你在苦境建立王朝一事?”

六祸苍龙道:“正是。如今我所行者,正是当日所言之事,素贤人前来兴师问罪,莫非是要反悔不成?”

素还真缓缓摇头,道:“错了,错了。”

“哪里错了?”

“两处错了。”素还真历数起来,“其一,如果素某记得没错,当初在不老城,我可没应下任何事,其后与你交涉的皆是一页书前辈,允诺你之人也是一页书前辈。分明是一页书前辈应下之事,你却强要安在素某头上,岂不是错了?”

六祸苍龙哈哈大笑:“谁不知你素还真与一页书向来一个鼻孔出气,你敢说他的允诺,你全不知情?”

“我若说是呢?”素还真摊了摊手,“其时素某人在琉璃仙境,与世隔绝,可是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的。教主大人一定要说我知情,我也只能三声无奈,哀叹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而已。”

六祸苍龙道:“所以素贤人是要撇清干系,声称一页书的立场非是你的立场了?”

“便是信念相近的人,立场也未必相同。”素还真道,“况且一页书前辈应允你在先,如今也不曾出面干预你之行事,不算毁诺。至于素某的立场,”他面露微笑道,“这就要说说六祸教主的第二个错处了。”

“哦,我尚错在哪里?”

“这第二处,便是教主不该为素某预设立场。”素还真施施然道,“你怎知我约你会面,便是来兴师问罪的呢?”

“不是吗?”六祸苍龙反问。

素还真道:“混沌之响一事,六祸教主出力不少,功在千秋,素某自也可以是来道谢的。”

六祸苍龙道:“若是道谢,怕是就欠缺一些诚意了。”

素还真不卑不亢道:“见笑,苍龙面前,素某实在拿不出什么像样的谢礼,想必六祸教主也不会稀罕我琉璃仙境那一亩三分地。道集二境的混沌之力,用作此役的酬谢,该是足够了。”

六祸苍龙道:“若我说不够,一定要你素还真另外再拿出点诚意来呢?”

素还真扬眉:“哦?莫非素某身上竟有什么是入得了苍龙法眼的?”

“你素还真身上宝贝太多了。”六祸苍龙半眯起眼道,“不过我想要的,不是你身上的任何东西,而是你。我要的是素还真——你这个人。”

“这……”素还真失笑,“如此热情的告白,该让素某如何回应是好?”他清咳两声,略显尴尬的措辞道,“承蒙错爱,受宠若惊,还请教主原谅素某不识抬举。盖因素某连人带心,都早已是别人的了。”

“哈哈哈!”六祸苍龙大笑,“素贤人果然风趣。不知何人有此幸运,能得素还真这颗七窍玲珑心?”

素还真摇头道:“哎哎哎,此番应不是来聊素某私房事的,放过素某,回归正题吧。教主不将话言明,素某这颗心七上八下,十分紧张,还请苍龙赐教,素还真究竟有何事能为你效劳?”

六祸苍龙此番也不是来与素还真闲话家常的,闻言便直道其意:“好,那我就直言了。我欲请素贤人出任真龙妙道护法一职,不知素贤人意下如何?”

“原来是这件事。”素还真作势松了一口气,“原来教主想要的不是素还真这个人,而是素还真的公信力。”

“说是你这个人,也并无不对。”六祸苍龙道,“你素还真有的可不仅仅是公信力。你的才学,你的智慧,你的眼光,你办事的手腕,无一不是我想要的。”

素还真道:“六祸教主身边已有人形师这样能干的左右手,又何须素还真锦上添花呢。”

“人形师与你不同。”六祸苍龙道,“要一统天下,少不了素还真。”

素还真凝眸:“教主之心,当真在一统天下吗?”

“不然呢?”六祸苍龙反问,“古往今来,无数能人志士,不都指望一统天下?就连你素还真,所谓的以天下为己任,不也是变相地将天下视为囊中物?”

“非也。”素还真道,“天下太大,素某没有苍龙这般大的胃口,实在吃不下。谁人当权,谁人称王,对我来说并无区别,素还真所愿者,自始至终,只有弭平战火,不起纷争,百姓安居乐业而已。”

六祸苍龙道:“这本也是我真龙妙道的教义,看来素贤人与我妙道之间并无冲突,如此甚好,妙道护法之位果真非你莫属。”

素还真却道:“请恕素还真不能担此大任。”

“理由呢?”

素还真道:“若我说素还真才疏学浅难当重任,未免谦虚得流于虚伪。真龙妙道若果如教主所言,是为万民谋福祉,素某乐见其成。我不任护法,正是为六祸教主着想。”

“如何为我着想?”

“六祸教主可曾想过,倘若真有一日,万教折服,天下人尽皆归入真龙妙道,又会如何?”

“自是普天同庆,天下太平。”

“然后呢?”素还真拈起一枚棋子,“便如这棋盘之上,若只有一方棋子,如何行走都是平川坦途,教主不觉得,这样的棋盘未免寂寞?”

六祸苍龙道:“素贤人自相矛盾了。你要天下平靖,不起纷争,却又要与我对立,兵戎相见吗?”

“对立未必是兵戎相见。”素还真道,“对立双方,也可互为镜影。有镜观照,才可时时正视己身,避免盲目自大,行差踏错。”

六祸苍龙道:“不是谁人都有本事,做得了我的镜影。”

素还真笑道:“所以素某挺身而出了啊。不在护法之位,依旧是为苍龙效力,这番考量,六祸教主可还满意?”

六祸苍龙哈哈大笑:“满意!一个如芒刺在背的素还真,想必比折服于麾下的素还真有意思!”他忽又敛了笑容,目光如炬,逼视对坐之人,冷冷道,“你对答如流,说得头头是道,可——你真的是素还真吗?”

素还真微露讶色:“咦,我不是吗?”

六祸苍龙道:“素还真人尚在琉璃仙境,你说是你素还真,莫不是天底下有两个素还真?”

“啧,难怪不见人形师踪影,原来是去琉璃仙境喝茶了。”“素还真”咋舌道,“早说呀。这身行头穿来如此别扭,你早些戳破,我也不必卖力演这蹩脚戏。”

“愿意现出真身了吗?”六祸苍龙冷眼望他。

“素还真”摇头叹道:“既已被识破,不现面也不行了,那就容我重新自我介绍吧。”

“咔”的一声,棋子敲落棋盘,素还真的面孔飞快幻化,变成另一张熟悉的容颜,他站起身来,朗声吟道:“真神真圣亦真仙,通儒通道是通贤;脑中玄机用不尽,统辖文武半边天。”弹袖,抬眸,神采毕现,“脱俗仙子谈无欲,代素还真拜会六祸苍龙。”

天风四起,朗日辉映,褪去素还真的伪装,昂然立于仙棋岩之上的,正是应该早已灰飞烟灭的谈无欲。

面对突然再现的月才子,六祸苍龙却似早有所料:“原来是月非日。那么,谈无欲说的这番话,可能代表素还真的意思?”

“放心吧。”谈无欲道,“今日之言,素还真字字认账。”言罢又沉声道,“可谈无欲尚有一句忠告,不知苍龙愿不愿听?”

六祸苍龙道:“说吧。”

谈无欲面容冷淡,眸光中却又别有一种炽热,他道:“真龙寿与天齐,素还真也好谈无欲也罢,都会死在你前头。可你且记住,无论何时,但凡你行事偏离正道,与苍生为敌,这个天下,一定不缺敢于站出来与你作对的人。便不是谈无欲与素还真,便是与你为敌难如登天,也必定会有人站出来,世世代代,前赴后继。”

这泱泱黄土之上,朗朗乾坤之中,从不缺痴愚顽人,披肝沥胆,不计代价,穷其一生,只望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

六祸苍龙笑问:“这算是威胁吗?”

“我说了,是忠告。”

“好,我记下了。”

“如此,今日之会可算完满。告辞。”

谈无欲一挥拂尘,盘上棋子尽数复归原位,两军对垒,阵容俨然。他长笑道:“天下评文武,谈素起风云;今再开一局,胜负定纷纷!”音犹在耳,人已化光远去。


评论(41)
热度(98)
© 无问西东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