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83)

这次的行动,素还真自十余年前便开始策划,结合无数人的助力,终于算是有了一个完满的结果。苦境地层中的混沌之响被悉数中和,效果波及其他三境,道境原本已由六祸苍龙出手处置过且不论,灭境的地气也一并涤净。唯独集境,因地脉之中的混沌之响尚未活化,仍有部分继续潜藏着,未能根除。

集境的幻境复杂,又与苦境素无来往,为了根除混沌之响,一页书出面,与六祸苍龙一同前往集境交涉。

临行之前,一页书去了趟琉璃仙境。

苦境大地经此一役,创伤沉重,虽然拔除了混沌之响的影响,大片区域仍是死地,要重新恢复地气,再育生机,势必要经过漫长的时间,耗费巨大的人力。三教马不停蹄地组织人手开始了重建工作,在这之中,已然撤除屏障的琉璃仙境仿佛被人遗忘了,仍旧遗世独立。

琉璃仙境并非真的被遗忘,而是一页书特意嘱咐过众人,暂时不要去打搅素还真,他自己则亲自陪着屈世途上了琉璃仙境。

屈世途像之前捧着那只锦囊一般诚惶诚恐地捧着素还真的本命金叶。那金叶由照世明灯送到一页书那里时,仍是只有那么一片叶子孤零零地悬挂在枝头,几年过去,非但没长出新叶,就那一棵独苗仿佛也更加的摇摇欲坠了。

屈世途宝贝得跟捧着个一见天就会飞走的金丝雀似的,护得严严实实,饶是如此,一眼见到素还真,他也差点没把这宝贝金叶给扔了。

素还真倚坐在轮椅里,等在琉璃仙境门口,微笑着迎接他们。他瘦得脱了形,一头白发披散下来,几乎可以将他整个身子盖住,搭在扶手上的双手枯柴一般,掩在衣袍下的双腿只能看到骨架支棱的形状。

他看着他们微笑,精神还是好的,屈世途迎上去,拼命压抑着抱头痛哭的冲动,说你答应过会好好照顾自己的,这就是你好好照顾自己的结果吗,素还真你怎么这么不教人省心啊……念叨了好一会儿,素还真只是看着他微笑,见他停下来,才指了指自己的耳朵,又指了指嘴,摆手。

他听不见声音,也发不出声音了。

屈世途愣在原地,呆看着素还真,一页书走过来,推起轮椅:“先进去吧。”

屈世途愣愣看向一页书,发现他十分平静,仿佛早已知道会是这般景象。他赶忙跟上去,跟着他们进了屋子,见一页书伸出手来,素还真乖乖地把枯瘦的手腕搭上去。

一页书替他号过脉,静思片刻,只问了一句:“撑得住吗?”这声音是以内力直接送入素还真灵识的,素还真点了点头。

“我若劝你,你也不会罢手。”一页书道,“如今苦境的危机已经解除,六祸苍龙这一隐患,我先带往集境,你不必多虑,顾好自己就行。”

素还真再点头。

一页书又道:“让你切莫逞强,已是晚了,既已开始,就坚持到底吧。”

素还真也以内力送出声音道:“知素某者前辈也,多谢。”

他没有言明谢什么,一页书却是心领神会,浅笑道:“何须言谢。就算是素还真,也该有专心处理私事的权利。何况你的‘私事’对中原武林而言还是一桩幸事,我乐见其成,只望你能尽可能地珍重自身。”

素还真道:“我会的。有屈世途在,前辈不用挂心于我。外间诸事繁多,偏劳前辈了。”

屈世途站在一旁,见两人的样子就知道他们在以他听不见的方式交流,他猜不到两人都说了些什么,心急难耐。过了一会儿,一页书转头对他说:“屈世途,琉璃仙境就交你了。”他“啊……啊……”两声,像是应承,又充满疑虑。

他想问一页书,“素还真要紧吗?”但这问题很蠢,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那不是不要紧的样子。他又想问,“素还真怎么会这样?”但这问题依然很蠢,混沌之响的存在会对素还真造成影响他是知道的,即便还有别的原因,素还真不说,问一页书也是白搭。而他最想问的还是,“素还真会不会好起来,怎么才能好起来?”他也真的问了。

一页书说:“相信素还真吧。”

屈世途开始恨这句话了。

一页书走了,素还真笑着看他。屈世途捧着素还真的金叶,听见素还真以内力传声说:“好友,我想喝茶。”

他望着素还真干裂的嘴唇,终于没忍住,别过脸去,抹去了没能关住的眼泪。

 

屈世途安置好金叶,找遍琉璃仙境没找到半个茶杯,看着素还真充满歉意的眼神,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。仙境周围尽是死地,也不用寻思着下山采买,他取出刻刀,兜了一圈,不见活木,只好换了凿子,找来几块还算规整的石头,花了一下午时间凿刻出几只石杯。

边角没有打磨,也没雕花纹,就只是粗略有个杯子的形状,屈世途取来铜壶,煮了水泡茶。茶叶都已十分陈旧,保存得好,仍有香气,一杯茶泡好,递过去,素还真却是不接。

他连轻薄的瓷杯都拿不住,又遑论石头做成的杯子呢?

那杯茶最后润了屈世途的喉咙,素还真看着他,仍旧是充满歉意的眼神。屈世途喝着茶,心里绞着难受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他想,会好的,一定会好的。混沌之响已经没了,一切都过去了,素还真会好起来。

可日子一天天过去,素还真没有好起来,反而日渐虚弱了。

刚回来那段时间,素还真看着还算精神,也不知从几时起,他的精神越来越差,每日里大半时间都不省人事,醒着也神情恍惚,只有很少的时候看着是清醒的。一页书尚未自集境回返,其他人都遵照一页书的嘱咐,轻易不来琉璃仙境,屈世途一个人日日守着昏睡的素还真,手足无措。

他不知道怎么了,混沌之响明明已经不存在了,为何素还真非但没见好,还越来越不好?

对此,即便是清醒的时候,素还真也一字不肯吐露,但屈世途知道,素还真自己是清楚原因的。不仅素还真清楚,一页书也清楚,只是他们都不对他提起罢了。

若说素还真不信他,那也不是,看着这样的素还真,他总觉得,若是可能,素还真或许也不会对一页书说明理由。但他是素还真,他肩上始终压着武林重担,不对一页书说明,这副担子如何能够暂时卸下?

他卸下担子,却不是要养好自己,反而日渐衰弱,屈世途每每辗转反侧,不能想清原委。

让他想不透的事不止这一件。素还真虽是口不能言,醒着的时候,也会以内力传声与他应答几句。此事做来费力,他以这种形式听到素还真声音的时候也越来越少,但无论多么虚弱,素还真总会“说”上一两句话,屈世途知道,这是要让他宽心。

这些谈话不只涉及日常衣食,也会聊到一些外面的事。琉璃仙境虽撤了屏障,依旧无形地与世隔绝着,便是照世明灯和莫召奴也只各自来过一次,叶小钗一次也没有来,却不是因为他不挂心素还真。

外面的消息偶尔会传进来,多是秦假仙飞信送来的情报。一页书虽交待众人暂勿打扰,却也嘱咐秦假仙定时送入消息,乃因他知道即便隐世不出,素还真依旧会悬心苦境近况。

送进来的消息有好有坏,素还真看过,大多会让屈世途也看看,精神好的时候,素还真也会与屈世途就这些近况议论上几句。

雅瑟风流一缕残魂那日之后便已彻底消散,优蓝历境里那棵花树随之枯萎,优蓝琴音终成绝响。一页书去了集境,三教顶峰暂代他主持大局,十三道、万圣岩与学海无涯成为苦境重建的中坚力量。

苍和四奇一同回了道境,经历过一番生死,四奇之间的隔阂不知是否化解。倒是六祸苍龙隐约提起过,当初金鎏影继墨尘音之后前去找他,所议之事与墨尘音请托相去不远。只不过墨尘音心系天下,金鎏影更在意道境是否能够恢复,大约有几分揽功之心。

功也好,过也罢,苍都会秉公处理。四奇回转之后,六弦之中的翠山行和赤云染来了苦境,聚起当年随四奇前来苦境的道境后裔。这些人中一部分已扎根苦境,并不愿再往来迁徙,而那些愿意重回故土的,翠山行和赤云染承诺,待到道境重建,会再来接引他们回返。

许多人、许多事,素还真与屈世途这样一一聊过,唯独一次也没有提及谈无欲。一次也没有提及,屈世途也就无从知晓,谈无欲的死对素还真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。他像是已将这个人忘了,与之相关的一切都自他眼里消失,屈世途最后一次听素还真说到谈无欲,还是多年前那一天,那句“瀚海原始林”。

屈世途觉得这情形不对劲,灵机一动,故意在话题中不着痕迹地引入瀚海原始林,试探素还真的反应。素还真的反应很寻常,不动声色地问他:“瀚海原始林怎么了?”

屈世途心一横,道:“你……不想去看看?”

“看什么?”素还真反问,见屈世途讷讷答不上来,又自一笑道,“我这个样子,能去哪里?”

他已经不能自己摇轮椅了,仅仅是在琉璃仙境里四处转转,也得屈世途推着。即便如此,若是他想去,总能有办法,便是要把整个琉璃仙境搬着走,屈世途也能想得出法子来。

可他哪里也不想去,他安心地呆在琉璃仙境,仿佛他所有的念想都在这里,一步也不想踏出去。看着这样的素还真,屈世途越来越害怕,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去素还真房里看看,他生怕哪天睁开眼,素还真已经悄没声息地离开了,不是离开琉璃仙境,而是离开这个人世。

唯一让他稍感欣慰的是,素还真只要醒着,眼里就从不会缺少光芒。不管身体再怎么虚弱,始终有一种意志支撑着他,让他拖着病体,年复一年地坚持了下来。

这一撑持,转眼又是五年。

 


【六十】再开一局


集境的情况特殊,一页书这一去便是五年。五年后,梵天再上琉璃仙境,已是英姿不凡的青年形貌,却连屈世途也看得出他面上的疲惫,不止疲惫于舟车劳顿,更是疲惫于世故人情。

屈世途没有多问,素还真无力多问,一页书握着素还真垂在床边的手,握得很紧,一字未言。

一同回来的还有六祸苍龙,他在集境大展神威,最终吞掉了集境地脉中残余的混沌之响,力量更上一层楼。这番回到苦境,隐然已有当初弃天帝的气派,苦境中已无人能制衡于他。

此番回来,他将神龙教易名“真龙妙道”,一改从前作风,不再满足于广纳民众为信徒,触手伸向了武林派门。赫赫龙威之下,鲜有人敢不屈从,六祸苍龙在武林中呼风唤雨,唯独对云渡山秋毫无犯,一页书坐镇云渡山,隐有被孤立的态势。

武林之中人心惶惶,不愿投靠六祸苍龙的势力都眼巴巴看着云渡山,指望一页书出面扛起这面与六祸苍龙分庭抗礼的大旗。可一页书迟迟未见任何动作,仿佛默认六祸苍龙的行径一般,启人疑窦。江湖中开始有风言风语,说一页书与六祸苍龙同往集境数年,实则两者私底下早已勾连,如今六祸苍龙坐大,本就是一页书的意思。不少派门听信了这般传言,找上云渡山,向一页书讨要说法,一页书闭门谢客,一概不理,传言更是甚嚣尘上,几乎被传成了真相。

云渡山信不过,众人迷茫之际,又想起了早被遗忘的琉璃仙境,十年过去,终于又有人络绎不绝地踏上琉璃仙境的门槛。屈世途代素还真一一接待,迎来送往滴水不漏,众人皆看不出隐在幕后的素还真究竟是什么主张,渐渐地,又传出素还真与一页书沆瀣一气的说法。

江湖风雨飘摇,传言甚嚣尘上,一片乌烟瘴气中,琉璃仙境终于有了动作。

素还真在公开亭张贴告示,三日后午时,约见六祸苍龙于天山仙棋岩。

 

这场会面众所瞩目,自告示贴出之日起,仙棋岩下便被围得水泄不通。

素还真已暌违江湖十年之久,便是五年前三光引路,众人也只是远远见到一根光柱自琉璃仙境的方向升起,并不曾见素还真现面。如今,是清香白莲事隔十年再历尘寰,其中喻义隐隐超过了这场会面本身。

是日,仙棋岩下人头攒动,人们都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,一个个伸长脖子等着会谈双方的来到。午时将近,只闻天外一声长啸,一条十数丈长的青龙自云中现身,招摇着横越天空,卷起一阵剧风,直刮得众人睁不开眼。巨龙落上仙棋岩,化作人形,紫袍加身,威仪绝世,正是六祸苍龙。

六祸苍龙立身仙棋岩上,静静等候,眼看午时已到,仍不见素还真前来,他高声笑道:“素还真,你定的会谈,自己却不敢来了吗?”

话音甫落,只闻仙棋岩下一个熟悉的声音回道:“谁说素某不敢来了?”

闻听此声,围住山径的众人纷纷退开,让出一条道来,就见一人莲冠道袍,仙风道骨,神采奕奕地自人群中步出,一步步稳稳走上仙棋岩,边走边朗声念道:“半神半圣亦半仙,全儒全道是全贤;脑中真书藏万卷,掌握文武半边天。”这耳熟的诗号响起,也暌违了十年,再度激荡了众人心潮。

却听他念完,在仙棋岩顶站定一笑,先是轻嘲一声:“真不顺口。”这才看向六祸苍龙道,“素还真这便来了。久候了,六祸教主。”


评论(35)
热度(74)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© 无问西东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