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82)



【五十九】经年


孤岛一般的琉璃仙境自成一片天地,这片天地之中,风霜雨雪无一不全,唯独没有日月。日升月落,阴阳流转,而生造化,八趾麒麟说,造物乃天地之能,凡人为之,会牵扯上背不动的大因果,此言素还真谨记,不敢造次。

琉璃仙境里的风霜雨雪都是假的,这些景致的交相变幻可以让独自一人的光阴不至于太过无聊。而在玻璃球一样的封印屏障之外,天地一片死寂的漆黑,仙境的天空是无星无月的黑夜。

这漫漫长夜似乎永远也不会过去,幽暗的琉璃仙境里,素还真反复尝试点一盏灯。

还是那盏燃得斑驳的旧油灯,灯油和灯芯都已经换过几茬了,他每每点出火来,也不再即刻熄灭,就用这火光照明,睡下时才复又吹熄。

始终是明艳的黄光,在长夜里点亮些微暖意。

第一年,花依旧开满莲池,芙蓉照水,亭亭玉立。池畔的梅树枝叶却渐渐败了,到了冬天,只结出三两朵黯淡的花蕾,来不及绽开就已凋落。

第二年,池中莲叶逐渐稀疏,大片的叶子卷曲起来,由碧绿转作枯黄,露出水面的茎叶干枯发脆,浸在水里的根系静静腐烂。梅树没有再抽出新芽,枝干吸收了水分,并未枯槁,却也再孕育不出新的生机。

第三年,莲花败尽,仍是固执地亭亭立着,似乎只有颜色褪去,那依旧优雅的姿态似在挽留着一段岁月的残影。梅树彻底枯死了,灰败的枝干顾守着残破的莲池,池中池畔都只余黑白两色,像一幅枯笔抹就的残卷。

如屈世途所忧心的那般,素还真的身体越来越差,已是日常与轮椅为伴。就在上一年冬天,他的双腿完全失去了知觉,每每入密室行功,总要费力地从轮椅里爬到石榻上。他的双耳也早已听不见声音了,好在这仙境中只他一人,别无杂事,也不会有人跟他说话。

第三年秋天,他打碎了最后一只茶盏,从此不再喝茶,也是在这一年,那盏灯终于长明,不复熄灭。从那以后,他不需要再勤换灯油和灯芯,一点幽火冷冷烧着,再不能温暖冷寂的寒夜,却是这漫漫长夜里唯一恒久不变的光。

他失聪的双耳开始听得见声音,不是属于阳世的声音。这场灾劫,即便有三教出面救援,依旧吞噬了无数生灵。天地都是虚无,亡魂没有归处,没日没夜地游荡哭号,这些声音在他耳畔回荡不去,日渐凄厉,如同刮过峡谷的厉风,呼啸着淹没他的心识。

他将灯放在院中石桌上,这一点幽微的火光穿透夜幕,引来无处依归的亡魂。隔绝外界的屏障对它们来说形同虚设,它们穿过屏障,投入灯中,那火便越燃越亮,煌煌如日光辉耀,琉璃仙境不再永夜长暗,换作永昼长明。

素还真不需要再入密室练功,他开始慢慢清理莲池,除掉残枝败叶,从厚厚的淤泥里挖出腐烂的花根,将污浊的池水一点点涤净。他做得很慢,每天只能推进一点点,一个不大的池子,三个月才清理完毕。

那株梅树倒是没动,就让它这么枯立在水边,一汪清水倒映着没有生机的剪影,水波微微晃动,似乎也带来了一些生动的错觉。

素还真没有再在池子里培育新的莲花,他知道这清澈的池水带来的活力只是假象,这水孕育不出任何生机。

琉璃仙境所有的生气都汇聚在一处,他谨记师尊的警告,到底还是沾染了造化。

 

第五年春分时节,屈世途怀中的锦囊发出了淡淡的金光。

他第一时间就发现了。

五年里,屈世途日日远眺琉璃仙境,但仙境被层层黑气遮掩,便是那昊阳般的火光也望不见分毫。

一页书说,相信素还真吧,他会没事的。

屈世途当然相信,仍然忧心。他把锦囊揣在怀里,时不时就拿出来看,每每都要忍下当即拆开的冲动,看完又原封不动地揣回去。

匆匆五载过去,那锦囊终于发光,屈世途立时就发现了。他捧着金光流转的锦囊,冲去找一页书。

一页书已是俊秀的少年模样,立在崖边,极目远眺,像一棵笔挺的苍松。他也在看琉璃仙境,与屈世途看的却又不尽相同。屈世途一路飞奔到崖上,离着老远就大呼小叫起来,一页书回头,见到那只被屈世途诚惶诚恐捧着的锦囊,面上露出了许久不见的笑容。

锦囊还是屈世途拆开来的,内中一张叠起的字条,展开一看,上面写着八个字:

“素某无恙,好友放心。”

屈世途红了眼眶,一页书唤来阳翼,将消息送出去。

这一日,三教首脑齐聚连天峰。

 

连天峰地处西武林,距天荒山脉不远,被一页书择为据点,代替云渡山,成为苦境暂时的心脏。

这一番主动引出混沌之响,苦境的状况与道灭两境都不同。也不知是不是因混沌之响受了弃天帝力量影响之故,其形态极不稳定,似一尾困龙,叫嚣着要挣脱枷锁却始终不得。

苍以己身经验联合苦境道门,围绕地气流失的区域设下大阵,划出一道清晰的边界,将黑气围在其中。黑气一刻不停地试图冲破边界,道门中人勠力同心,守住了这条界线。这般困守不是长远之计,但要一举功成,也不能急在一时。

这一日,六祸苍龙也上了连天峰。

一页书见了六祸苍龙,只问了一句:“是时候了?”

六祸苍龙道:“万事俱备。”

一页书于是回看众人:“成败在此一举,各位,共勉吧。”

 

七日后,琉璃仙境中升起一道光柱,冲开漫天黑雾,直破云霄。仙境正上方,密密层层的黑云散开,三光再现,如同一个信号,牵引整个苦境开始转动。

黑气外围,万千百姓虔诚祝祷,他们都是神龙教的信众,几乎涵盖了整个苦境生民。黑气之中,一盏油灯绽出明光,无数亡魂齐声呼号,哀愿随火光远远播开。

生人之愿,亡者之念,是这世间最淳朴也最强大的力量。两者汇集,无形的力量渗入混沌之响,便连这创世的声音也为之动容。

在这充斥天地的祷唱声中,四道金光自四个方向分入死地。

“世事如棋,乾坤莫测,笑尽英雄啊!”

西方一道卍字金芒绽开千瓣莲华,一页书足踏金印,凌空降下,双脚踏上大地,金色圣气扑天而起。

“杀生为护生,斩业非斩人!”

南方一人踏火而来,焚风赫赫,映照他背后剑匣凛凛声威。只见宏光一闪,匣中圣剑出鞘,剑气逼开四周黑气,剑柄稳稳落于佛剑分说手中。

“一步一罪化,一步一莲华。”

北方,灿然佛光破开虚空,光耀中现出慈悲身影,一步莲华白衣飘飘,手中白玉天珠扬起,天地为之一清。

“三身果报自凡根,六界因缘无了痕;善逝从来非本相,枯荣生灭尽空门。”

东方,半空中金色法卷徐徐展开,帝如来立身开宗明卷之前,宝相庄严。明卷一收再展,经文隐去,现出佛陀法相,光耀大千。

四佛分落四方,在黑气中徐徐前行,踏过之处,金色佛光落地生根。若由天空俯瞰,可见金光在黑气中由四方向内,一路延伸,相互连缀成一个覆盖整片死域的卍字法印。

三光引路,四佛开道,万千生灵悲愿随行。八方山峦之上,互成八卦相位,七位琴者亦已就位。

正南乾位,六弦之首苍横琴于膝,闭目静待。

正北坤位,傲笑红尘捻筝在手,满面肃然。

西南巽位,羽人非獍怀抱胡琴,六翼舒张。

东北震位,骨箫把玩长箫,斜倚卧榻。

正西坎位,琴魔抚琴而坐,聚精会神。

正东离位,墨尘音手按琴弦,远眺苍穹。

东南兑位,雅僧佛公子面对无弦琴,神思渺渺。

唯独西北艮位,山顶空静,只置着一张琴,并无人迹。

八方瞩目,黑气之下,卍字法印渐渐成形。就在金光交汇的一刹那,三光辉耀,绽出无边光华,西北方山头上,一个虚幻的身影飘然降临。

他怀抱七弦琴,身着鹅黄衣衫,金发如羽,俊秀容貌染着淡淡悲意,轻声吟道:“历景轻尘幻似烟,舞霓仙子岂人间?优蓝之曲动瑶台,胜却凡音千万千。”手指拨过,琴弦的虚影流出无声乐韵,带动山顶空琴,音律经由特殊的发声装置遥遥送出。

那是雅瑟风流之魂,越过千万年时光,再涉尘寰,亲手了却他种下的前因。

七个方位,七人有感,亦同时奏响手中乐器,八音交融,天地间忽尔一片静寂。大象无形,大音希声,正是道之本源。

混沌初始,天地无声。




======

虽然天地无声了,四佛开道那里是自带BGM的!

一页书武戏、往生咒、七佛灭罪真言、开宗明卷!

剪了个洗脑音频,听了一下午,找不到地方上传,只能百度云丢一份,有兴趣可以配合食用2333

链接: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oR-tOh7iRXoiwLwuG2JJMA 密码:0p75

其中一页书的武戏配乐是兵燹版,私心更爱最古早那一版,但兵燹版跟其他三首比较搭一些。七佛灭罪真言百搭,往生咒存在感太强,最难节选XD

我是真爱苦境佛门啊,如果不是帝如来太伤我心,大概还能爱很久=。=



评论(34)
热度(82)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© 无问西东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