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78)


【五十四】徜徉


一大早,两人收拾停当,出发去往天荒不老城。半斗坪距离不老城比从琉璃仙境出发近上许多,未及正午他们便已抵达天荒山外。正待入山,只听山中传来六祸苍龙声音道:“贵客远道而来,有失远迎。”话音一落,就见山中飘出云霞般绚烂的蓝色花瓣,掩去两人身形,花瓣消失之后,原地业已无人。

两人被直接带到了不老城中,还是此前谈无欲与人形师会面时那间富丽堂皇的房间,六祸苍龙立在窗边,见两人被人形师领入,便转过身来。“素贤人,又见面了。”他与人见礼并不低首,眉宇间一派威严气度,又看向素还真身边的谈无欲道,“这位想必就是与清香白莲齐名的脱俗仙子了。日月才子联袂前来,不老城蓬荜生辉。”

这天荒不老城虽则恢弘,原本却是破败,还算沾得上“蓬荜”的边,但自六祸苍龙入主之后已是改头换颜,如今四处金碧辉煌、光彩照人,要说生辉,倒真不缺日月才子的映衬。

素还真微笑道:“先生多礼了。此番我二人前来叨扰,乃是有事相询,还望先生能据实以告,解我等疑惑。”

他有直入正题之意,六祸苍龙也很欣赏这种作风,闻言便道:“素贤人的疑问,无非与地气和弃天帝有关吧。”

素还真颔首:“然也。先生既已猜到,想必也不吝告知答案了。”

六祸苍龙示意二人在雕金的皮质沙发椅上坐下,自己也坐了下来。人形师送来茶点之后便恭顺地立于一旁。

六祸苍龙取了茶杯,吹开面上热气,喝了一口红茶,才道:“不知这两件事里,素贤人更关心哪一件?”

“自然是地气。”素还真道,“素某已自人形师先生口中了解到,四境地气流失源于混沌之响,而上古真龙也与混沌之响同源,想来六祸先生对混沌之响的了解应是不浅。此前先生前往道境一行,我听赭杉军道长所言,富有成效,还望先生告知详情。”

六祸苍龙道:“苦集灭道,道境是四境中地气最纯粹、受混沌之响影响最小的一处。你说得不错,道境的混沌之响确已被我解决,解决的方式则是将之纳入了己身。”

素还真毫不意外:“此节我也听赭杉军提到了。先生特意强调道境受混沌之响影响最微,是意指苦境地气不能以相同方法应对吗?”

六祸苍龙道:“正是。我是龙,龙最早的确诞生自混沌之响,是以我能吸纳一部分混沌之力,但道境的程度已是极限,苦境的情况,恐怕只能说一声爱莫能助。”

一直没吭声的谈无欲听到这里,开口道:“若只是爱莫能助,你也不会邀素还真前来一会了。”

六祸苍龙略一点头:“从能力上说,六祸苍龙能力有限,确是爱莫能助,但我想,我可以从别的方向为你们提供一些助力。比如说,提醒你们,苦境将要面临大劫了。”

素还真问道:“此话怎讲?”

六祸苍龙道:“混沌之响、太阴火、龙心、弃天帝,这四股力量搅到一处,你们觉得,烛照之力还能压制多久呢?”

素还真目光微沉。正当此时,就像呼应六祸苍龙所言一般,忽来一阵隆隆震动,整座不老城都为之摇晃。六祸苍龙挥手,无形龙气化作气罩,覆住不老城,这让人坐立不稳的晃动才平息下来。

“这是……地震?”素还真心血激荡,但觉一阵头晕眼花。他对谈无欲摇手,示意自己无恙,凝神定气,抬头望向窗外。不老城有六祸苍龙加护,巍然不动,可窗外目之所及,天荒山犹在震动不已,土石崩落,树木移位,这场地震来势汹汹,危害恐怕不小。

“素贤人担心百姓安危吗?”六祸苍龙察言观色,问他道。

素还真面上正是忧心忡忡,起身就要离开,略一定神,复又坐下,看定六祸苍龙道:“事来先有兆,此番地震,预示地气已将不受控制。不瞒先生,素某确未想到危机会如此迫在眉睫,如今既然已是这般局面,素某不才,在此恳请先生指点迷津。”

六祸苍龙见他形容恳切,满意地说:“素贤人过谦了。不敢称指点,我能助你的也只不过是让你进一步对混沌之响有所了解。”

素还真道:“洗耳恭听。”

六祸苍龙起身,走到窗边,指着窗外犹自震荡不已的山峦:“混沌之响,在所有人看来都是一股毁灭的力量,但你可知晓,最初的最初,它其实是创造的声音。”

“创世之初,虚空破碎,无尽膨胀,那最初的一声巨响,超越万物所能聆听的极限,便是混沌之响。”谈无欲说道。

六祸苍龙点头:“看来你们掌握的情报比我预想的更多。”

谈无欲道:“我所知悉的这些都来自弃天帝,可就连弃天帝也说不清楚,优蓝琴为何能发出混沌之响。”

“不错。”六祸苍龙道,“优蓝琴、天君丝、雅瑟风流,这三者也许都负有相当的力量,可要招来湮没在虚空中的混沌之响,怎么想都太过匪夷所思。”

“但世事就是如此,总能出现很多料想不到的意外,它来了,无奈,也只能应接。”谈无欲坦然说道。

六祸苍龙忽然问他:“你去过永恒时间?”

谈无欲道:“正是。”

“难怪,相同的气息。”六祸苍龙说。谈无欲还没说话,素还真先一步问道:“此言何意,什么气息?”

六祸苍龙却不说了,又将话题转回混沌之响:“弃天帝分身落入地气之中,会与混沌之响展开一场拉锯战,结果必然是败,但混沌之响也会因此被削弱几分。”他看向素还真,“要听我的建议吗?”

素还真仍挂心他适才所言,但正事为重,便道:“请道其详。”

六祸苍龙说出了他的提议:“趁混沌之响被弃天帝削弱,将之导引出来,设法除去,是你们唯一的机会。”

素还真道:“不瞒先生,我们亦是作此打算。只不过准备尚不充分,没想到时间竟会如此紧迫,不知是否来得及做好预案。”

六祸苍龙道:“来不及也要做。如今混沌之响尚未活化,若等到它自行开始活化,那便不是任何人能收拾得了的局面了。”

素还真陷入沉思,谈无欲看他一眼,问六祸苍龙:“既说‘除去’,看来苍龙对消灭混沌之响一事还有高论?”

素还真闻言亦抬头,看向六祸苍龙。六祸苍龙道:“是否高论,但看你们如何想。”他坐回椅上,又气定神闲地喝了一口茶,面向素还真和谈无欲,笑着问道,“未知日月才子是否介意,让我在苦境建立一个王朝?”

 

从天荒山出来,素还真与谈无欲并肩而行,皆是沉默不语。地面的震动已然平息,他们路过一些聚落,顺手帮忙救出被倒塌的房舍掩埋的伤者。这不费什么力气,但两人都知晓,天下之大,他们不可能一一救援过去,归根结底还是要拔除祸根。

往中原腹地行进,沿路渐渐有三教中人组织武林派门应对灾情,两人便将救灾之事交与他们,一同折返琉璃仙境。

路途遥远,两人俱运出轻功赶路,素还真有伤在身,兼且心事重重,不出数里速度上已落了下风。谈无欲在前方回望他:“怎么,跑不动了?”素还真见他眉宇间尽是挑衅,便自一笑:“怎会呢,你小瞧我。”

他足下发力,速度又是一提,追上谈无欲,堪堪与他比肩。

谈无欲道:“看来你还有力气,那好,不如就来比一比谁先一步到琉璃仙境。”

“却之不恭。”素还真笑道。

两人相视一眼,各自发足疾奔,速度不相上下,眨眼已是百里开外。只听谈无欲道:“素还真,若是跑不动了,记得喊停,不要勉强。嘴上认个输,不损你眉角。”

素还真不语,又过十余里地,忽然喊了一声:“停!”

“你……”谈无欲没料到他真会喊停,奔出两步才收住脚,总觉得他是故意,正要发难,回头见素还真捂着胸口,脚下不稳,一脸不满立马又换作忧色,着急问道:“你是怎样?”

他急忙倒回,扶住素还真,去探他脉象,不意被素还真一把抓住。就见素还真抬起头来,狡黠地冲他眨了眨眼,捂住胸口的手也放开来,嘴角挂着掩也掩不住的笑意。

谈无欲怒上眉梢,用力甩开他的手:“好啊,你又耍我!”素还真被他甩开,却是不屈不挠,又伸手捉住他胳膊,道:“谈兄息怒,开个玩笑而已。唉,说真的,这阵不比了,我认输。”

谈无欲本要再挥开他,听他这么一说,动作稍稍一缓,被他捉了个实在。那只手沿着胳膊一路下移,最终握在谈无欲手上,将他的手拉起。素还真道:“是真跑不动了。行个方便,陪我走走如何?”

此地荒郊野岭,倒是风光明媚,若不是地震破坏了一些景致,风景还要好些,很是适合散步。可如今形势,素还真这样一个急公好义之人,竟不急着回琉璃仙境,反有心情悠闲漫步?这放在平时合该被大肆吐槽一番的反常之举,谈无欲却是没有反对,只淡淡扫了一眼两人交握的手,略一点头,当先迈开步子。

两人肩并着肩,手牵着手,踏着一地芳草,缓步走在林间。地动之后,林间空寂,飞禽走兽皆不见踪影,连虫蛇都各自走避,偌大山野似是只余他们这唯二的活物,清风送爽,天地悠悠,伴着他们徐徐前行。

素还真拉着谈无欲的手,举头望着前方道:“这还是头一次吧,你肯这样陪我走一走。”声音轻快,显示他心情很好。

谈无欲道:“你又几曾舍得缓下脚步。”

“是啊。”素还真说,“我们都走得太急,沿路风光也就看得少了。”

谈无欲只低头走路,没作声,素还真又说:“记得吗,我曾问过你,若有一日天下太平,可愿与我同去,看看苦境中原之外那一方广袤天地?”

谈无欲点头:“记得。怎样,后悔了?”

这番话是在大宇神宫的幻境中所说,关于那个幻境的虚实,素还真心里早已有数,却只是点到为止,从不曾直言挑明。如今这般一问一答,直言不讳,还是头一遭,两人却又俱是坦荡,谈无欲这句反问更多流于调侃。

素还真摇头:“我只是觉得,当时那些话说得不对。”

“哪里不对?”

素还真发丝随风轻拂,眉含远山,眼中倒映着翠色无边,恬然道:“这苦境大地,这么多年往来其上,我也只是走马观花,又几曾细细看过?向往苦境之外的广袤天地,言之尚早了。”

谈无欲道:“只怕你人在苦境,便永远是诸事缠身,哪有游山玩水的闲情逸致。”

素还真道:“不怕,我可以易容。换张脸,谁知道我是素还真?到时候免不得也要累谈兄换张面容,没人认得出来,也就不会有麻烦事找上门。”

“素还真,醒醒。”谈无欲忍不住伸手往他额角上轻轻一弹,“你确定是麻烦找你,不是你上赶着自找麻烦?你要真的换个样子就能闲得下来,全天下的麻烦事排着队谢谢你。”

“唉唉唉,不带这么揭人短的,好歹给我留点念想。”素还真抱怨。

谈无欲毫不留情:“这不叫念想,叫幻想、空想、黑白想。实际一点,六祸苍龙的提议,你怎么看?”

天荒不老城中,素还真最后留下的话是“容我考虑”。此时谈无欲再提起来,他也就跟着忖道:“不是不可行。”

“你真觉得六祸苍龙有本事让万众归心?”谈无欲问。素还真思考了一会儿,才道:“上古真龙,必然该有些不同凡响的本事。”

“便是如此,你就不怕这万众归心将是另一场祸端的序幕?”

“未必不可能。”素还真道,“可眼下之祸若过不去,又谈何将来呢?”

“我总觉得此人不可尽信。”谈无欲回想着六祸苍龙言行,说道。他寻思问题的时候,右手拇指自然地擦过唇角,这是他少年时的习惯,许久不曾见到,素还真觉得新鲜,就不错眼地盯着他瞧。

谈无欲打思绪里回过神来,见素还真侧头看他,眼角堆满柔和的笑意,不禁一愣,又迅速反应过来是为什么,手指抽了抽,顺势虚握成拳,拢在嘴边,略不自在地咳了两声。

“说正事!”

“嗯。”素还真倒是干脆,继续之前的话题道,“放心吧,我也没有尽信于他,只不过审时度势,至少此时与他合作,收益大过风险。”

谈无欲道:“你心里有数就行。就怕来日他反咬一口,你未必招架得住。”

“招架不住,大不了跑路。”素还真笑道,“卷铺盖落跑又不是头一次,我熟。”

“那倒也是。”谈无欲予以肯定,“论起跑路的本事,天底下只怕没有比你更熟能生巧的了。”

“承蒙夸奖,不甚荣幸。”素还真仍是笑着,“不谈六祸苍龙了,难得良辰美景,何必尽说些扫兴话题。”

谈无欲斜他一眼:“那我就说点更扫兴的吧。”不等素还真抗议,接着道,“苦境地气与你命数相连,把混沌之响放出来,你会入劫,做好准备了吗?”

素还真耷拉着眉眼,苦下一张脸来:“谈兄,无欲,我的好师弟,素某百般寻思,近来好像没得罪你吧?”

谈无欲一轩眉:“怎么?”

素还真叹气:“你这何止是扫兴,简直堪称气氛杀手,知道的晓得我们在散步,不知道的以为在过堂。这些话题能缓一缓,留到回了琉璃仙境再说吗?”

“不能。”谈无欲有些生硬地否决。

素还真看着他,谈无欲只给了他一张侧脸,线条镌刻得深邃。被他这么看着,谈无欲也没坚持多久,没过一会儿就回眼望来,放软声音道:“回答我。”

“答完有奖吗?”素还真问,眼里有什么东西在一闪一闪。

“你先说。”

素还真于是点了点头。却也只是点了点头,没说什么,手上一个用力,拉着谈无欲侧过身来,迎上去,在他唇上落下一吻。

这一吻没落到头,谈无欲伸手将他隔住,斥道:“素还真,注意一下场合。”

素还真笑了笑,顺势吻了谈无欲的掌心,轻而易举将这只手拉开,一边说:“若有人看见,便让他看,又没什么见不得人的。”他倾身过去,将这个吻落到实处。谈无欲虽是两只手都被他掌握,若真想推拒也多的是法子,但他只是微微朝后缩了缩,便又站直身子,接住素还真送来的气息。

他们重复着浅吻,并不深交,反复的舔吻轻啜,更像嬉戏,柔和得一如春风拂上草尖,轻灵得更似露水点过花蕊。时光被拉得悠长,山风在遥远的地方回响,去往琉璃仙境的路落在纷飞的花叶里,似乎永远也望不着头。

远方传来悠扬的乐声,婉转中别有几分苍凉,素还真似是被那乐声吸引,抬起头来,静静听着,神色渐露凄迷。谈无欲凝神听去,却是微一怔愣:“是他?”

“谁?”素还真问道。

谈无欲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一拉素还真:“快回琉璃仙境。若我想得不错,你的最后一个人选自己送上门来了。”

 

素还真被他拽着在山里飞奔,虽是速度极快,自己却没花什么力气。不多时,眼看琉璃仙境已在近前,谈无欲脚下仍不见稍缓。素还真不禁提醒他道:“谈兄,到了。”谈无欲脚步这才一收,收得有些急了,又没停好,素还真险险撞在他身上。

两人如今距琉璃仙境不过半里之遥,半山上仙雾缭绕,仙境素瓦白墙已在目光可及之处。谈无欲仰望着半山的琉璃仙境,那地方如今想必十分热闹,远远看去,却只显幽静出尘。

他道:“我就不上去了。事情安排好了,来优蓝历境找我。”

“怎么不上去了?”素还真一愣。

“人多。”谈无欲说,“若是见到一页书前辈,代我问候。”

心知只是托词,素还真却不戳破,只道:“好,在那儿等我,不见不散。”说完就走,走出几步,又听谈无欲唤住他道:“对了,这个给你。”

有什么东西凌空飞来,素还真抄在手里一看:“啊,这是……”

“不老神泉和不死灵药,我拿着没用,给你了。”谈无欲解释道。

“啧,你果然藏私。”素还真将两只瓶子收进袖中。

“这不还是便宜你了吗。”谈无欲的声音有些远。素还真抬头望去,就见他已转身走了。 


评论(26)
热度(70)
© 无问西东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