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57)

翠环山外,闭目打坐的八趾麒麟霍然睁眼,浑身毛发都立了起来。他道:“阵法有异,准备……”“跑”字尚来不及出口,天地已然凝固,一道黑影在半天上一寸寸现出形,踏着虚空,一步步向崖顶走来。

每走一步,面对的山崖便崩塌一分,“他”这一路便似永远也不能走到终点,因为终点永远在崩毁的前方。

八趾麒麟再没能说出半个字,和正待张弓的玄真君一起,落进了倾盆的碎石中。尘土飞扬,乱石崩陨,光天化日之下,一座山成了平地。

不,也不能说是平地,碎落的岩石垒成了一座新山,其间凌乱地散落着树木的尸体。那些嵌在土石中的枯枝败叶经年之后又都会化作肥料,在这新生的山峦上滋养出新的生命。

八趾麒麟和玄真君从山崖上掉下来,有护...

(56)

【三十八】机缘


八趾麒麟独自在林间奔逃,他拿出浑身解数,在密林中往来穿梭,依然甩不掉身后紧追不舍的仇家。

这桩仇怨说起来结得莫名。

他寻常地行在道旁,寻常地踢上一颗石子,石子飞出去,惊了一匹拉车的马。马儿受惊,一顿横冲直闯,冲撞了路口在建中的一座牌坊。牌坊倒下来,路人纷纷走避,没人被砸到,只有一个年轻人慌张中失手摔落了一盆花,被四散奔逃的众人踩踏,零落成泥碾作尘。

年轻人伏地恸哭,八趾麒麟看着生奇,就走过去问,人没事就好,一盆花而已,没了就没了,哭什么?

年轻人带着哭腔说道,你道这是寻常的花?这可是要参加今年花祭的兰草,费尽心力培育出来,一个显赫世家指名要,如今没了,那世家必...

(55)

【三十七】思念


黜天窗的禁制隔绝了一切外界动静,素还真身在其中,不辨晨昏,也不知过去了多少时日。牢中冰水倒是没有一直注进来,水位上升到一定程度就停止不动了,素还真大半个身子浸在水里,冻得早已失去了知觉,却始终维持着意识清明,没有昏睡过去。

影子陪着他,时不时聊上两句。随着素还真本就所剩无几的体力一点点流失,他们能交谈的时间越来越少,幸好那影子并不需要仰赖言语来领会素还真的意思,有时心念一动,也能达成交流。

他们把汗青编条分缕析地讨论了一遍,也说过天荒不老城和诡龄长生殿,后来讲到劫数,素还真半开玩笑地说了一句:“这番牢狱之灾应算其一了,但不知素某的劫数总共有多少呢?”

影子面...

(54)

阴湿的地牢中,水已没至腿根,牢笼之上施有术法,水并不会漫出去。九章伏藏站在铁槛外,对上黑暗中那一双凌厉的眼,轻易在其中觅得了一丝极力掩饰的动摇。那正是他想要见到的东西。猜疑带来不安,不安又生出恐惧,便如清香白莲素还真这般心智,身在黜天窗中依然躲不开那如影随形的诅咒。

生于世间,谁人真能无愧无悔,谁人没有二三不愿回首的过去,如素还真者,该是尤其多吧?九章伏藏见不到素还真眼中所见的景象,也懒于凭那些风风雨雨的传闻去猜测素还真看到了什么,他只需要欣赏素还真此时的眼神,那一丝藏不住的慌乱无措一如芬芳的佳酿,浅浅啜饮一口也是通体舒畅。

素还真的目光却早已不在九章伏藏身上,黑暗中那两泓清泉微微摇晃着,...

(53)

【三十六】恐惧


翠环山玉波池百柳珠帘五莲台,当年素还真步出半斗坪,踏上翠环山,清香白莲自此名动天下。正五陵年少,风姿卓绝,鲜衣怒马,剑指四方,何等神采飞扬,何等意气风发?而眼前,五莲台依旧是那个五莲台,素还真摇着轮椅,涉过如墨夜色,踽踽而行,单薄的衣衫拢着一把嶙峋的瘦骨,仿佛下一刻便要被风吹散了去,那又是怎样的一番落寞和寂寥……

轮椅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,渐行渐远,谈无欲木然地跟上去,听那夜风吹送来素还真断续的话语:“明日天亮,天策王朝和紫耀天朝将于九九登天台会盟,商议分治天下。隐而不现的几方势力必不会坐视他们划分疆域,势必有人要横加干预,借此浮上台面。素某既不愿见强权者将天下视为囊...

(52)

谈无欲再度身陷肆虐的时空乱流中。先前两次经历,已让他摸到了一些乱流的规律,他发现这混乱的风暴实则并不像看上去那般“乱”,或者说,那并不是他不能掌控的“乱”。

他无法用言语说清内在的规律究竟是怎样,那只是一种来自于潜意识的微妙感觉,他能在乱流中看到某种若隐若现的脉络,在他的脑海深处,有一道模糊的意念告诉他它们分别通往何处。

他试过一次,循着某根脉络去往某个时间,得到的结果与他意料中相去不远。他很快就离开了那个时间,回到时空夹缝中寻找他真正需要的那条线索。可时间的丝线何其纷繁,想要的那一根不知飘零在何方,他只能在乱流中载浮载沉,将一切都交给虚无缥缈的感觉。

这不是什么舒服的体验,乱流撕扯着他...

(51)

【三十五】天数


入夜,天荒山静谧依旧,六祸苍龙似乎真的不打算强行破阵,进入不老城之后就毫无动静了。

四奇在山道外一片树林里分坐调息,赭杉军行气一周天,缓缓吐纳,睁开眼来,只见紫荆衣坐在稍远一些的地方,却不见金鎏影和墨尘音。

赭杉军站起来,四处走了走。树林里异常安静,昼伏夜行的虫蛇走兽全都不见踪影,想来俱是被那苍龙临世的威压惊走了。

他行了半晌,不见人迹,便又折返。尚未回到原处,就听紫荆衣的声音远远传来:“找小师弟吗?”

赭杉军边走边问:“金鎏影呢?”

紫荆衣嗤笑一声:“问我?不知道呀。我可是老老实实地在打坐,哪会知道他们一个个上哪儿去了。”

赭杉军点了点头,走到一棵老...

【不相干的题外话】

因为写到穿越时间,就不得不涉及平行宇宙理论,而以我粗浅的物理学知识,其实,我是不认同平行宇宙的存在的。

第一,我们都知道宇宙的存在需要极大的能量维持,这个能量现在认为是宇宙大爆炸产生的,如果这是正确的,那么除非大爆炸的能量同时产生了数个平行宇宙,否则平行宇宙不应该能够出现。
在某一个时间点上产生分歧而导向出两个世界?假设我们认为其中一个是原本就存在的宇宙,那另一个新出现的宇宙赖以为生的能量是从哪儿来的?而假设并没有哪一个是所谓原本的宇宙,能量在这一刻一分为二了,那这个衰减速度将是非常可怕的,因为理论上说这种分化每分每秒都有可能在进行,大爆炸的能量估计很快就该被烧光了吧XD
当然,没有人说得出大爆炸的...

(50)

素还真占山为王这件事,谈无欲是记得的。在他的记忆里,素还真也的确拔剑在地上写了几个字。

——“翠环山是我的”,落款“素还真”。

这几个字也确实暗藏了阵法玄机在里面,只不过那时候素还真的阵法造诣还比较稚拙,后来几经修补,最终才成了如今的翠环山封山大阵。

可他并没有这阵法当时被触动过的印象,如果有,他也不会这么放心大胆地走过来,一定会更谨慎一些。他对整件事的记忆十分清晰,如此重要的点不可能被恰好忽略过去,但如果这样的情况在他印象中的过去并没有发生过,此时却发生了,那说明了什么?

他的参与,正在改变过去?不,也不对,谈无欲敏锐地察觉到这中间存在的矛盾。可他无暇细想,比起过去是否真的被改变了,...

(49)

紫虹神剑携凤流剑在云端穿梭,一路飞往西武林。叶小钗和照世明灯紧跟在后,到一处人迹罕至的旷野,见双剑在天际盘旋不止,不再前进,二人心知,这应是神剑感知到素还真就在附近的反应了。

可旷野一马平川,毫无障壁,别说屋瓦房檐,连棵像样的树都见不着,又哪来素还真的踪影呢?

照世明灯走到野地中央,凝神感应,果然察觉到一丝阵力波动,对叶小钗道:“此处有阵法遮掩,如今所见只是伪装之后的假象。相传汗青编作风神秘,位置向来不为人知,若然此处真是汗青编入口所在,也难怪难以被人发现了。”

叶小钗走上前来,刀剑自背上解下,立于地上。他于阵法一道丝毫不通,知晓此地只能交给照世明灯,便挺身立于一侧,做好了护持的准备。...

© 无问西东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