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不更,一个突发脑洞写疯了~想看互攻车的去主号那边守着@不问岁月任风歌 晚点有肉吃。
真互攻,童叟无欺。不想看的请无视我,今天化身恶魔XD

(65)

弃天帝的目的,这是素还真几天来一直在思考的问题,这个问题原本或可在天荒不老城得到答案,如今答案却只能由他自己抓着为数不多的线索拼凑。这个从天而降的强大敌人拥有不可估量的实力,他不知道他的来历、背景,捉摸不透他的性格、好恶,能作出的推断也就极其有限。

他见过他杀人,知道人命对他来说无足轻重——不是杀人如麻的刽子手那种无足轻重,那样的人实则总是享受着轻贱人命的乐趣,而在他这里,既无轻贱,也无尊重,不值一提罢了。

他不是杀手,不是阴谋家,没有野心,也不存心病,和平或是战乱,膺服或是抗拒,对他来说或许都不存在差别。他不介意随手杀掉一百个人,也不介意随手治好一个人的伤,他手里的东西都可以随意示与人看...

(64)

悟僧痴迷与想象中的样子不太一样,是个刚毅木讷的金刚罗汉,被殊印塔僧人带出来后,只唤了一声“师父”,便再没说过一个字,身长八尺的大个子,跟在小和尚身后,眉目低垂,极是恭顺。怀真向无惑渡迷告了辞,请他转告佛首说自己先行回返,便带着悟僧出了云鼓雷峰。

那狂人跟出来,见小和尚站在扫禅山门外,似在等他,见他出来,就微笑着问他道:“敝寺距此不远,可愿同道而行?”

他说:“好。”

一同行了小半日,小和尚又问:“敝寺就在前面,可愿进去喝一杯茶?”

他又说:“好。”

于是他坐在无名山寺里,看小和尚沏一壶茶。

小庙跟云鼓雷峰或万圣岩很不一样,没有那样巍峨气派,也不似云渡山清圣空幽,一道围墙圈起一个小院...

(63)

【四十三】放下


琉璃仙境里大小术法屏障星罗棋布,都是素还真备下因应不时之需的,比如现在,两人站在园中交谈,相隔不远的厅堂中耳力再好的人也一字难闻。

紫荆衣对墨尘音这种作派十分不满,金鎏影倒是还好,向那边看了两眼,便转而向照世明灯详细询问起黑暗道发生的事。

那头素还真对墨尘音道:“这里就可以了,道长有话但说无妨。”

墨尘音不疑有他,放心说道:“那我就开门见山了。此番六祸苍龙脱出无量周天阵,是我有心之下的失误。”

“这……”素还真微微一愣,“却是为何?”

墨尘音见素还真虽然有些讶异,却不显得多么震惊,便道:“看来素贤人早就考虑过四奇之中存有内鬼的可能性了。”

“‘内鬼’不...

(62)

“吾名弃天帝。”万圣岩至云鼓雷峰的半路上,不世魔神漠然看着不远处那个染血的身影,非是俯视,也不见傲然。众生原本就都在他脚下,本是寻常。

那人嘴角淌血,被洞穿的胸口亦不住涌出血来,他以单手压住那血洞,再问:“何谓龙心?”

半粒金珠在弃天帝掌心中缓缓旋转,释出稍显暗淡的光华,弃天帝道:“你,就是龙心。”

狂者怒道:“我是百世经纶一页书!”

弃天帝道:“我不知道什么百世经纶一页书,在我眼里,你就是龙心。”

那狂人哈哈一笑,拄着如是我斩奋力站起,一双发红怒目锁死弃天帝:“若我是龙心,龙心离体,我就该死了。你看,我死了吗?”

“的确奇怪。”弃天帝端详着他,“也许除了龙心,你身上还有点别的什么...

(61)

来到天荒山外不远处,素还真就已隐隐察觉不对。据他被禁在黜天窗时自汗青编太尉处获知的讯息显示,天荒山应有玄宗四奇以阵法压制六祸苍龙,玄宗阵法素还真并未亲眼见过,但可想而知,要能压制真龙,此阵规模必不能小,而一个有一定规模的大阵,其阵力波动是不可能在这般距离还全无感应的。

素还真加快速度,飞进天荒山中。

头一次来,天荒山脉有禁制,他无法直接以遁光入山。第二次来,沿路盘算着心事,也是运上轻功走进去的。这还是他第一回从天而降,径直落在不老城内。

情势有异,素还真也顾不上礼数,放出神识飞快地在不老城中扫过一遍,一探之下,别说苍龙这般存在,就连人形师的踪迹也未能查知。素还真心知不妙,又化遁光出了天荒...

(60)

永恒时间中,似在小寐的那道虚影慢慢睁眼,自言自语道:“素还真吗……”

“这个名字,我不希望自你口中听到。”一个声音打破了永恒时间的沉寂。虚影望向虚空中的一处,见一颗光点遥遥飞来,近至眼前,化出谈无欲的形貌,便道:“你回来了。”

“我来取这琴中之魂。”谈无欲也不与他寒暄,看向一旁的优蓝琴。优蓝琴立在那虚影身侧,其上已无天君丝。

那虚影问:“琴上双魂,哪一个是你要的?”

谈无欲头一次听说优蓝琴里还有另一道魂魄存在,不禁也是一愣,继而又很快想到其中关窍,问道:“雅瑟风流?”

“不知。”虚影一挥手,“都给你吧。”

随着他的动作,一白一黄两团光雾自优蓝琴中飘出,谈无欲取出自玉波池中摘来的莲花...

(59)

【四十】归途


琉璃仙境里,八趾麒麟自斟自饮,十分宾至如归。

这几年中他来琉璃仙境的次数虽然不多,倒也总有那么几回,借着屈世途的皮相住进来骗吃骗喝,也算一大乐趣。

自然,他会挑素还真回来得少的时候。

素还真是个大忙人,常常是前脚刚踏进大门,后脚又被人叫走,匆匆打个照面,未必能看出破绽。他趁机把琉璃仙境研究了个透彻,包括素还真的阵法、屈世途的机关,崖底的洞天和山顶的占星高台也没有落下。

研究的同时,他也动了一些小手脚,在素还真轻易不会注意到的地方。八趾麒麟长年四方云游,很是通晓一些杂七杂八的旁门左道,交的朋友里也有不少三教九流中有趣的人物。比方说有一个长着一颗狗头的敦厚汉子,...

伪更新……


今天的章节写到一半差点没把自己无聊到睡着,准备删了重写,那肯定就更不出来了Orz

假装更新一发,说说小谈那个虽然还没结束但已经可以说了的穿越之旅。


因为穿越这活动总是会触发时间悖论,一定要有一个规则来限制。平行世界是个很好用的设定,但无限存在的平行世界在我这里并不能讲通,所以本文里的平行世界是有限的。


简单讲,就类似于开副本。如果整个时间规则是一套系统,有人穿越到某个时间点是触发条件,系统分配一个ID生成了一个新的副本是结果。这个副本里的一切都是完整复制自原始时间线的,但是因为蝴蝶效应,这一切都会产生不可测的变化。


小谈最先去的是上古巨龙挂点那时候,那是很...

(58)

【三十九】劫狱


此时正值午夜时分,九章伏藏本与一人在凉亭中对坐饮酒。酒是桃花酒,算不得什么珍酿,却因一个掌故家喻户晓,成了民间传说里养颜益寿的圣品。

汗青编的桃花酒自是不俗,酿酒时加入的珍贵药材不是民间酿造可比,几味药又加得极是巧妙,既相得益彰,充分发挥了药性,又香味醇和,丝毫不影响酒液原有的芬芳。

九章伏藏品了一口,略一回味,笑道:“你这酒酿得一年比一年好,可见汗青编久不问世事,你一身本事无处施展,全拿来酿酒了。”

对坐之人一袭桃红衣衫,容貌俊美,闻言便道:“我这一身本事自然能找到施展的地方,酿酒,不过娱兴而已。”

九章伏藏道:“听闻这酒配方却是那位留下的,你倒也不避忌...

© 无问西东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