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77)

【五十三】推心置腹


谈无欲揽着素还真脖颈,半个身子都虚软地挂在他身上,气息仍自紊乱不堪。素还真亦是气喘连连,发泄过后,依旧埋在谈无欲体内,不曾退出。

素还真毕竟有伤在身,不宜过于虚耗阳元,谈无欲稍稍喘定,便要起身,被素还真稳稳按住,挣了挣,没挣动,便蹙眉道:“适可而止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素还真说,“我不动,就这样,什么也不做了,行吗?”

听着是商量的语气,按住谈无欲的劲道却显示没得商量,谈无欲凝视他半晌,终于还是让步:“你若再敢动一动,我就一掌将你劈晕过去。”

“好。”素还真微笑应道。他轻轻揽着谈无欲,下巴搁回他肩窝里,问:“说说看,你是自何时开始对我动了心思的?”

“…...

(74)

【五十一】世外桃源


是非小径孤零零地飘在空间夹缝中,弃天帝孤身站在这荒凉的方舟上,静静等待。一片白羽飘落,身后一人背对着他,收起六片洁白的羽翼,静静说道:“你输了。太轻敌,输得不冤枉。”

他讥讽道:“你是专程来嘲笑我的吗?若没有你从中作梗,一群凡物又怎可能如此嚣张?”

白影道:“你觉得若没有我,他们便绝不可能有机会战胜你?”

“不是吗?”他反问,“一个凡人,身上那么大的机缘,敢说不是你的手笔?太阴太阳灵力化生,敢说不是你一手运作?我很好奇,你从多早以前开始筹划这一局?留下两条龙?还是留下龙心?”

“你想多了。”白影道,“如果我真能在古远以前就预知现在会发生的一切,那么这一...

(73)

【五十】战果


那天夜里,所有人都歇下后,玄真君单独找过素还真。

他对素还真说:“我与你交换吧。”

素还真有点意外:“嗯,何意?”

玄真君道:“照世明灯是那步诱敌的棋,对吗?”素还真沉默,他继续说道,“既是要诱弃天帝错杀,若云渡山上的素还真也是假的,岂非万无一失?”

素还真问:“你想去云渡山?”

玄真君点头道:“你在百棺机密门,以你医术,也不会耽误救治伤者。”

素还真静思片刻,摇头:“不妥。”

“何处不妥?”

素还真轻叹:“玄真君,我知你挂虑照世明灯安危。素某也不愿慈郎牺牲,当日以为慈郎身死,心痛之感尚铭于五内。”

玄真君道:“那为何一定是照世明灯?”

素还真轻...

(72)

明圣剑法是日月才子剑术的巅峰,作为单人剑法使出,亦是素还真剑招的巅峰。剑法奥义实则落在一字“明”上,剑路开阔,纵横捭阖,霁月光风。云渡山上黑云压顶,妖氛遮掩正气,这一路明圣剑法使将出来,就将那暗沉死气撕开一道缺口,朗朗清辉涤荡开去。

与弃天帝近身缠斗绝非什么明智之举,但素还真剑路巧转,身法灵妙,每每能觑准将现未现的一瞬之机,或攻或守,进退得宜,一时竟像是能凭手中一剑与弃天帝战成均势。

可素还真当然清楚这不过是“看似”罢了。弃天帝未出全力,毋宁说根本没怎么出力,只以身法与他剑势周旋。

弃天帝在观察,观察眼前这个素还真。

这个素还真,行动果决,意志坚定,不作任何废言,只一心一意护持身后那凝...

(71)

【四十八】谁是素还真


“素还真,你败了。”翠环山上,弃天帝宣布。

“哦?我败了吗?”素还真面色如常,悠然反问。

弃天帝道:“五处布局,只是非小径一处勉强达到预期,你不认输又能如何?”

素还真顿首道:“唉,是啊……你之实力,哪怕分而击之亦不是我们所能企及的,素某的确只能望洋兴叹。”

弃天帝问:“认输吗?”

素还真却是摇头:“可素某还未输啊。”他抬起眼来,直视弃天帝道,“莫非你已忘了这局的条件,素还真人头不落地,你赢面再广,我也不算输的。”

弃天帝道:“我若将苦境之人杀尽,只留下素还真一人,这样的胜利对你有何意义?”

素还真道:“你不会。既说要与我机会,却又赶尽杀绝,岂非打...

(70)

“屈世途!”

饶是墨尘音反应再快,也没能第一时间看出端倪,等到察觉变故已是于事无补。他这一分心,手下拨弦便错了一音,那玄天两仪阵本是由琴音牵引,一音之差阵法便受影响,阵力大幅波动,两仪现出溃乱之象,阵中两人首当其冲,遭受阵力反冲,压力灌顶,口吐朱红。

墨尘音心知必须镇定,不可乱了方寸,十指连弹,要将琴曲节奏压回正轨。可他现今的对手是弃天帝,只一瞬的错漏,于弃天帝来说,已是不可能错过的失误。

也不见弃天帝有何特别举动,他只是如常站在阴阳交界处,双手负回身后,周身气压骤然降低。墨尘音心知不好,大呼一声:“当心!”却见弃天帝周身低至极限的气压骤然反弹,弥天威压顿时冲破阵法,声势不减,向四周石林...

(69)

【四十七】第二回合


那日玄宗三人离开琉璃仙境,金鎏影与墨尘音分别再试过联系赭杉军,无果,紫荆衣将他先前与素还真的推论一说,三人便朝黑暗道而去。可黑暗道已经自道境一侧完全封闭了,照世明灯不在,三人也不好随意进入,只在外围观察。

等了两天,不见任何动静,三人又到武林中打探了一番消息,仍旧没有收获,再折返黑暗道时,正好遇到屈世途抱着个黑色木匣朝里头走。

墨尘音唤住屈世途,一番交谈,得知屈世途此来的缘由。他们此前路过公开亭时曾见到八趾麒麟张贴的告示,知晓弃天帝的威胁,墨尘音主动提出在黑暗道外围防守,让屈世途安心作业。

金鎏影与紫荆衣起先还有些犹豫,紫荆衣置疑道:“小师弟你可真有自信...

(68)

“致胜的要素除了实力和决心,还有一些别的,比如,天时、地利、人和。”翠环山上,素还真执起桌上拂尘。

“天时地利人和?”弃天帝满不在乎道,“那是弱者才需要的东西,你若够强,又何须把希望寄托于自己之外的任何要素?”

素还真诚心道:“所以我早就说过嘛,我们这些人跟你相比都太弱了,既然本来就是弱者,多一些寄望也不犯规吧。”

弃天帝道:“佛言枷锁,此招威力倒是不错。”

“一页书前辈毕生修为尽付此招之中,原本是要留给混沌之响的,不得已用在你身上,十分可惜。”素还真语带惋惜道。

“此招虽然不错,要应对混沌之响还差得远了。”弃天帝又说。

“是啊。”素还真承认,又问,“在你看来,什么样的力量才足以解...

(67)

【四十六】交锋


云渡山佛光冲天,与一股庞大的寂灭之力相互纠缠,远在翠环山也能望见那一处天空之上,金焰与黑云交相辉映,佛力与煞气正上演着一场旷世对决。

“茶凉了。”素还真取了一只空杯,又往里注了新的茶水,推向弃天帝一侧,“枯站半天,不口渴吗?”

弃天帝眺望着远方天际,手一招,茶杯落在手中,白瓷杯盏瞬间化作漆黑,茶叶在水中沉浮,点染出浓重的死气。

“暴殄天物。”素还真道。弃天帝却是毫不介怀地将那杯死水饮尽,杯也在他手中化灰。

素还真摇头:“啧啧,随意损坏别人家的东西,当真不用赔的吗?”

弃天帝道:“你够强,就能向我索赔。”

“我不够。”素还真说,“可苦境并非无人。”

弃天帝...

(66)

他没有听到弃天帝的回答,只听到自己的心跳声。他是意识体,本不该有心跳声,他却清楚听到了,擂鼓一样,一下重似一下,跳得要从腔子里突出来。

这个念头一起,就再也按不下去。素还真会出错,百般算计,最终会将自己陷于死地,而亲手导致这一切的,不是别人,正是他谈无欲。他做的这一切,原来根本不是在救素还真,他亲手将他推入绝境……

怎么会是这样?怎么可以是这样??

他觉得窒息,空荡荡的永恒时间里突然多出来一片粘稠的泥沼,他陷在里面,泥浆从四面八方涌来,要将呼吸和血液都从他身体里挤压出去。

心底洞开一片黑色的荒原,边界清晰,飞快地扩张着,意志铸成的墙一圈圈朝里塌陷,砖石被成片吞没,无声无息。他看不见前方...

© 无问西东 | Powered by LOFTER